我们先读这一段,使徒行传第三章一到十节。

彼得和约翰他们去圣殿祷告,有一个人在美门门口是要求周济的。这个人非常重要的一点:他生来是瘸腿的。他天生就是一个瘸子,可能我们并不知道他的瘸腿是指他残疾到什么样的程度,但是从后面的经文可以看到,他一定无法靠自己站立,无法靠自己行走。他可能就是只能坐在地上的,这样的一个人。美门是圣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门,那里有很多人进进出出。彼得约翰要进殿的时候,他就求他们周济,他并不知道彼得和约翰是谁。第四节(彼得和约翰定睛看他,彼得说:“你看我们。”)彼得和约翰看他,并且彼得对他说:你来看我们,然后那人就留意看他们。不然的话,那里有很多的人,那个人是不会留意到彼得和约翰的。然后彼得和约翰是对那个人说,是主动呼召他。明白吗,这就相当于耶稣基督呼召他的门徒,是一样的。那个人以为彼得和约翰需要周济他什么金银。这一段的核心经文是第六节(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只把我所有的给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叫你起来行走。”)于是拉着他的右手扶他起来,他的脚和踝子骨立刻就健壮了。注意下面的动词:就“跳”起来,“站着““行走”“进”了殿,“走着”“跳着”“赞美神”。这是耶稣基督复活升天之后,圣灵降下,教会建立之后,使徒们——耶稣基督的门徒们,所行的第一个神迹

常常有人问,现在还有没有神迹奇事,当然有神迹奇事。但是问题是:如果是圣灵所施行的神迹奇事,它有一个特点,有个什么样的特点呢?它不会将人的眼光聚焦在这件神奇的事情本身上,它不会将人的眼光聚焦在这样一种超自然能力上。第十节,那些百姓们因着知道这个人天生是个瘸子,谁都认识他,这个瘸子是所有人都认识的。然后,就因着亲眼见到他站起来,当他跳起来,站着,行走,赞美神的时候,边上一定有很多的人,所以他们都会满心稀奇惊讶。你看到没有?若不是圣灵的感动,大家的注意力都是会被这件神迹奇事,这件事情的神奇所吸引的。看到吗,大家觉得稀奇惊讶:怎么会呢?这件事情是真的,假的呢?我虽然心里面不愿意相信,我心里面觉得不可能,但是我眼见为实了呀!就相当于你去看一个魔术一样,这件事情,他真的从帽子里面拿出兔子了,你眼见为实了。但是这么小的帽子里,怎么可能会藏着兔子呢?所以你心里面不愿意接受,但是你眼睛却看到真实发生了,这就叫做“满心稀奇”和“惊讶”。所以现在的教会,现在的基督徒身上有没有圣灵,会让我们来行神迹奇事?有可能的。但是如果到这一步就结束了,记住,如果到这一步,彼得和约翰在众人的那种惊奇惊讶当中就结束了,然后众人说:“你也来实现一个神迹吧!”,“你能让这个瘸子行走,我今天是瞎眼的,你能不能让我看见!”“我今天是有病的,你能不能让我病得医治!”然后彼得和约翰就开始医治他们。如果事情是这么发展的,我们很难判断这是不是圣灵在他们身上的工作,就很有可能是邪灵在他们身上的工作。所以圣灵如果要在人的身上,在现在的教会,实行神迹奇事。它的重要的特征就是一点:见证基督。就如同耶稣基督,他在世上的时候,他也要医病,他也要赶鬼,他也要在水面上行走,他也要平息风浪。耶稣所做的这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见证他是基督,是弥赛亚。同样,当新约教会时代,使徒们和门徒们,藉着圣灵的恩赐,藉着圣灵的恩膏,他们来施行神迹奇事,各种的能力在他们身上显现出来,目的也只有一个,不是让人定睛在能力本身,而是让人定睛在耶稣基督身上。我再强调一遍,很多所谓强调神迹奇事的教会,之所以我们要判断,要去怀疑这个“灵”有问题,就是因为他们的那个“灵”所施行的所谓的神迹奇事:好像真的这个人站起来了,好像这个瘸子他也站起来了,这个瞎眼的他也看见了,病得医治了。但是这些事情,他们的焦点是在这些能力上,他们的焦点是在那个施行神迹奇事的牧师身上,这个先知的身上,这个所谓的使徒的身上,那就错了。这是个重要的分界点。所以就如同约翰一书当中所说的(约一4:2-3),凡是灵,是要来认出耶稣是基督的,那就是圣灵的工作。凡是灵,不能认出耶稣是基督的,或者甚至于是抵挡的,那就是邪灵的工作。

为什么第六节的话是非常重要的?彼得说,金银我都没有。彼得知道你想要的是金银,那个人想不想起来,站立起来?他当然想。只是他已经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可以医治他。所以他只是想要藉这个病讨一点金银过日子而已,他从来没有奢望他能够站着。然后彼得说,金银我是没有的,我把我所有的给你。我所有的是什么呢?我所有的,就是奉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我所有的,就是我是信靠耶稣基督名的人,这就是我的所有的。弟兄姊妹,今天若你是基督徒,你所有的是什么呢,你所拥有的是什么呢?不是地上的财富,不是地上的名声,不是地上的权利,不是你所做事工的果效,你所有的,就是耶稣基督的名,这就是你所有的。所以这个世界,它可以摧毁你在地上的工作,你在地上的事业;拿走你在地上的财富;拿走你的家庭;甚至拿走你的生命,但是它无法拿走你身上拿撒勒人耶稣基督的名,它无法改变耶稣这个拿撒勒人,是基督——这样的圣名。它也无法改变你这样的一个人,因着求告主名就已经得救,这样一个事实。这是一个关键点。

现在我们来看到这就是一件神迹,这件神迹就展现在众人面前。我们看到这里都是圣灵的工作,圣灵除了要藉着彼得的手,来施行这样一件重要的神迹,这只是一个开头。施行这一件重要的神迹之后,他要怎样藉着彼得的口来见证耶稣基督的名,这才是重点。如果你们熟悉使徒行传,就会知道,神之所以要让这个瘸子得医治,就是要让彼得传讲两篇重要的信息。使徒行传第二章,彼得讲第一篇道;使徒行传第三章,彼得讲第二篇道;使徒行传第四章,彼得讲第三篇道,这就是初代教会的前三篇道。而后面的两篇道都是因着这个瘸子起来行走——这件神迹奇事,神要藉着这样一个机会来让彼得来传讲。

【使徒行传3:11-18】:

那人正在称为所罗门的廊下,拉着彼得、约翰、众百姓一齐跑到他们那里,很觉稀奇。彼得看见,就对百姓说:“以色列人哪,为什么把这事当做稀奇呢?为什么定睛看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和虔诚使这人行走呢?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就是我们列祖的神,已经荣耀了他的仆人耶稣,你们却把他交付彼拉多,彼拉多定意要释放他,你们竟在彼拉多面前弃绝了他。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神却叫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做见证。我们因信他的名,他的名便叫你们所看见、所认识的这人健壮了。正是他所赐的信心,叫这人在你们众人面前全然好了。弟兄们,我晓得你们做这事是出于不知,你们的官长也是如此。但神曾藉众先知的口,预言基督将要受害,就这样应验了。

我们来看这个事情的发展。所以当那个人、那个已经站起来的瘫子、这个无名氏,他就拉着彼得和约翰,众百姓都在后面。那些很觉稀奇的百姓就一起聚拢过来,人就越聚越多。我们知道有很多的人,我们在第四章就会看到:当时信主的,因第二篇道听道信靠他的男丁就有五千人,人是极其多的。所以,这一次就是圣灵要给基督的使徒一个这样的机会,来向神自己所拣选的百姓,来传讲这恩惠的耶稣基督的福音。彼得看见就对百姓说:以色列哪,为什么把这事当作稀奇呢?彼得为什么要称呼他们是以色列人?为什么说:以色列人哪,为什么把这事当作稀奇?彼得的意思就是:以色列人,你不应该将这事当做稀奇,这是彼得的潜台词。那为什么以色列人看到这样的事情不应该觉得稀奇呢?因为你们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而耶和华神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这位神从拣选亚伯拉罕、呼召拣选以撒、雅各开始、在我们的列祖身上、在我们的列祖列辈身上、在我们的身上,所施行的神迹还少吗?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新约的时代,以色列人熟读旧约。神在以色列人身上所施行的神迹还少吗?多的不可计数!之所以要施行这么多的神迹,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身上、在他们出埃及、在他们经过旷野、在他们进到迦南地,就是为了见证我是耶和华,是你们的神,你们是我的百姓,我是与你们来立约的这样的一位神。然后彼得说:以色列人哪,为什么把这事当作稀奇?因为哪怕你们忘记了以前你们列祖列宗所遇到的事情,但是拿撒勒人耶稣基督在世的时候,他有没有让瘸腿的人起来行走呢?他有没有让瞎眼的人得以看见呢?他有没有让死人复活呢?这些事情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耶稣基督在世的时候,他施行这些神迹奇事,不是偷偷摸摸做的,对不对?都是在几千人上万人的眼前去做的。分五饼二鱼的时候,有多少人在场,难道这些事情你们都忘记了吗?他让拉撒路死里复活的时候,有多少人在那个村子里面亲眼看到,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为什么定睛看我们呢?为什么以为是我们凭自己的“能力”“虔诚”,使这人行走的呢?若是圣灵要施行的神迹,圣灵要将这样的事情指向一位焦点,就是耶稣基督,而不是人自己的能力,人自己的虔诚。如果你自己看到有一个弟兄,有一个姊妹,他今天行了一件神迹。你是不是心里面会自然而然的觉得,这个弟兄或者这个姊妹,是被神大大使用的呢?你会不会自然而然的觉得,这个弟兄或者这个姊妹,是非常爱神,被神所恩待的呢?好像胜过其他人呢?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因为这就是罪人的本性的倾向,罪人本性的倾向就是不见基督。而基督徒,他重生的生命的倾向,就是:只见基督,不见一人。所以,彼得说:为什么你们以为是我的能力和虔诚使这人行走呢?

然后,彼得说: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就是我们列祖的神,他已经荣耀了他的仆人耶稣。彼得在这里是指什么事情?如果在这里是指复活的话,那为什么后边彼得讲:你们却把他交付彼拉多呢?说明这件事情是发生在交付彼拉多之前的。所以神在这两件事情上,什么叫做荣耀他呢?这两件事情:当耶稣基督在水里面受洗上来,圣灵像鸽子一样降在他的身上。当耶稣在彼得、在约翰、在他们眼前登山变相的时候,神怎么荣耀他呢?神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这就是彼得在这里说的:我们的神,他已经荣耀了他自己的仆人。括号里的小字:这个仆人或作儿子。什么意思?彼得在这里讲的意思是:拿撒勒人耶稣,他是神的仆人,他是被神荣耀的儿子!他是神所差遣的仆人,他是被神荣耀的儿子。耶和华是他的主人,是差遣他的主人,也是他合而为一的父。但是这样的一个神所差遣下来的仆人,神所差遣下的儿子,你们却将他交付彼拉多。彼拉多是谁?彼拉多是犹太人这个区域内,在犹太地区当中,外邦人的王。凯撒不是直接管他们的,直接管他们的是彼拉多,彼拉多是巡抚。所以,你们这一位神的仆人,神的儿子,你却将他交付在彼拉多的手下。你们不仅认不出他是神的儿子,神的仆人。而且你还将他交在彼拉多的手下,就是让彼拉多去辖制他,利用彼拉多的权利去杀死他。而且彼得还在这里说:彼拉多还想要释放他,你们却还要在彼拉多的面前弃绝他。在外邦人的面前,弃绝那位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你们列祖的神的仆人,你们列祖的神的儿子!

第二:十四节: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什么叫圣洁公义者?这是指耶稣是没有罪的,他是唯一的义人,他是没有罪的。我们曾经讲过罪的几个层面,他是唯一与神和好的。他在母腹当中就是被圣灵所充满的。他出生之后,他就是上帝的儿子,是与父合二为一的。他没有任何的原罪,也没有任何的本罪。他没有罪行,他既不是上帝的敌人,也不会做任何一件事情违背上帝的旨意,他是那样的一个圣洁公义者。你们却弃绝了他。这个弃绝是指什么?是指你们将他钉死在十字架上,你们将他当成一个罪犯一样,钉死在十字架上。你们将一个圣洁公义者,你们将一个唯一的义者钉死在耻辱柱上,因为十字架对犹太人来说,就是代表咒诅。你们把他挂在木头上,反而要求释放一个凶手,一个罪犯给你们。

第十五节:你们杀了那生命之主,这就是圣经的反合性。他是生命之主,但是生命之主被杀掉了。他赐给人生命,他能使死人复活,但是这样一个能使拉撒路死里复活的人。犹太人、法利赛人在亲眼看到拉撒路复活后却商量着要把他杀掉。你们杀了那生命之主,神却叫他死里复活。这一段,彼得在讲什么?在使徒行传一章八节,耶稣基督说:你们要去做我的见证,见证我的名。弟兄姊妹,我们是基督徒,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要见证耶稣基督的名。所以彼得就是在讲主的名是什么。主的名是什么?三点:第一,神的仆人或者说神的儿子。第二,唯一的义者,圣洁公义者。第三,生命的主。神的仆人,神的儿子,人怎么对待他的?把他交付给彼拉多。圣洁公义者,人怎么对待他的?咒诅钉死在十字架上,弃绝他。生命的主,人怎么对待他的?杀死他。这就是这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名。

在前一次在讲到彼得那段正道的时候,我们讲到耶稣的名的核心。耶稣的名的核心用一个词表示:就是基督,耶稣就是基督。所以这三个方面,神的儿子,圣洁公义者,生命的主。就是基督这个名字,所涵盖的各个方面。当他讲完这个之后,他说:我们都是为这事做见证。为“这事”做见证。彼得说:我们都在为这件事情做见证,哪件事情?耶稣是基督,耶稣是神的儿子,耶稣是唯一的义者,耶稣是生命的主宰。我们都是在为这件事情做见证的。而现在在你们面前的这个人,他之所以得医治,是因我们信他的名。这个信心,他在后面说:正是他所赐的信心。这个“他”当然是指基督,而基督把这样的信心赐给彼得。彼得说:我们因信他的名,他的名便叫你们所看见所认识的这个人健壮了。我们信他的名,我们之所以有能力,是因为我们信他的名。所以今天你若是基督徒,你若是信耶稣基督名的人,你有没有能力?有。但你会说:我不会医病,我不会赶鬼,我不会让瘸子起来行走。你的能力是什么?每个基督徒都有的能力是什么?医病是圣灵给人的恩赐,我们没有,我们不能医病,但我们的能力是什么?哥林多前书十三章(林前13:1-13)保罗清楚的讲到我们的能力是什么,什么才是我们最大的恩赐,才是人人都有的恩赐。就是爱,爱主,爱神和爱人,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恩赐,这才是我们身上最大的能力,这个能力是世人所没有的。这样的爱是可以行出公义来的;这样的爱是可以为别人舍己的;这样的爱是可以为仇敌祷告的。所以我们因信他的名,然后圣灵给我们有这样的恩赐,这个人就健壮了,在你们面前全然好了。

十七节上(弟兄们,我晓得你们做这事是出于无知。),我知道你们做这事是出于无知,你们杀死基督是出于无知。如今你们以为这样的能力是出于我们,也是出于无知,你们仍然不认识基督。但是神曾藉着众先知的口,预言基督将要受害,就这样应验了。彼得他在这里就强调,耶稣的名就是基督。前面所说的:你们把神的儿子交付给彼拉多、你们弃绝圣洁公义者、你们杀死生命的主,这些统称为基督受害基督受害这四个字,就包含前面彼得讲的那三重含义。神的儿子被交付给外邦人、圣洁公义者被弃绝、生命之主被杀死,这些统称为基督受害。而这一切的事情,是众先知所预言的。这一切的事情,竟然是天父所预定,定旨先见的。这一切的事情,竟然是在世界还没有被造以先,上帝就已经定下来的。这一段——十一节到十八节,就是彼得讲道的核心:他要通过这个神迹,来见证耶稣是神的儿子、唯一的义者、生命之主。而这样的一位基督,神所赐下的这样的一位基督,被你们弃绝,被你们杀死。而这一切是上帝的旨意。

【使徒行传3:19-26】

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主也必差遣所预定给你们的基督耶稣降临。天必留他,等到万物复兴的时候,就是神从创世以来,藉着众先知的口所说的。摩西曾说:‘主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像我,凡他向你们所说的,你们都要听从。反不听从那先知的,必要从民中全然灭绝。’从撒母耳以来的众先知,凡说预言的,也都说到这些日子,你们是先知的子孙,也承受神与你们祖宗所立的约,就是亚伯拉罕说:‘地上万族都要因你的后裔得福。’神既兴起他的仆人,就先差他到你们这里来,赐福给你们,叫你们各人回转,离开罪恶。

这一段就是,当彼得在见证耶稣是谁的时候,见证主的名的时候。他告诉给我们听:如今这样一位已经死里复活的基督,如今若你们信我所传讲的、我们所看到的、我们所见证的事情,你们该当怎样行。而如今死里复活之后,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就相当于前面,他们听第一篇道的时候,觉得扎心,说:我们当怎样行。彼得就说:你们当悔改,就能得赦罪的恩;你们要受洗,就能领受圣灵的洗。所以这里彼得一样说: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你们的罪就得以涂掉,像橡皮擦一样,把你们的罪涂掉了。你们已经杀过人了,你们已经要定死这个耶稣了,你们所犯的罪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呢?所以,这个涂抹,并不在于这个罪没有了,而是这个罪被东西所覆盖了。它和橡皮擦是不一样的,橡皮擦是把这个东西给清除掉了。但是涂抹,是这个东西仍然存在,但是这个东西被覆盖掉了,被什么所覆盖掉了?耶稣的宝血,耶稣的宝血就意味着耶稣的义。耶稣的宝血蕴含着什么?蕴含着他对上帝旨意的顺服。因为是上帝让他死的,耶稣的宝血蕴含着对我们长阔高深的爱,所以这是耶稣的义。耶稣的义覆盖在我们的罪上面,上帝在天上看到的是基督的义,所以他才在基督里面称我们为义。我们被称义,是在耶稣基督的里面,所以这个罪就被涂抹了。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安舒的日子是指平安的日子,不是指舒服,舒适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什么叫做平安?平安,不是指你觉得平平安安,你的感觉,也不是指在世上好像没有任何的忧患。平安是指我们与神的关系,我们在神面前的安息。这样“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主也必差遣,所预定给你们的耶稣基督降临。主要差遣耶稣基督降临,什么时候降临?那就是将来的复兴,万物要复兴的时候。神创造了万有,但是罪败坏了这个世界。所以上帝要复兴他所创造的这个世界,万物要复兴的时候,他要再次降临。彼得在这里就强调了,将来,耶稣基督他要再来。他再来的时候,天必留他,等到万物复兴的时候,就是神从创立世界以来,藉着众先知的口所说的。藉着这些先知的口,藉着旧约中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他们所说的: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万物都要更新。大山,小山都要滴下甜酒,都要淌出奶来,生命的河要从以西结所看到的那个异象,那个圣殿的座位下面流淌而出了。那个河要越来越深,越来越深,河的两岸都要种满生命的树,万物都要复兴。摩西曾经说过:主神要从你们的弟兄当中,给你们兴起一位先知像我。这位先知当然就是指耶稣基督,这位先知,他要传讲上帝的真理,他不是预言上帝要做些什么,他本身就是真理。我们常常说耶稣是先知,是最大的先知,什么意思?以前的先知是传讲真理,耶稣自己就是真理,耶稣自己就是这神的道。他要兴起一位先知,而这一位先知,凡不听从他的,必要从民中全然灭绝。这是指什么?从前,以赛亚、以西结,他们也传讲神的话说:以色列人啊,你们如果不遵守神的命令去行,你们就要受什么样的祸, 什么样的灾。但是,如果将来有一位先知,他本身就是神的道,他本身就是神的儿子。我们若不听从那先知的,不听从神的儿子的,不听从这位生命之主的,必要从民中被全然灭绝。 这是指什么?这是指将来他要审判活人,也要要审判死人。从撒母耳以来的众先知,凡说预言的,也都说到这些日子,就是指将来那一个大而可畏的日子。你们是先知的子孙,也承受神与你们祖宗所立的约,这个约就是亚伯拉罕之约。现在已经到新约了,耶稣已经立了新约了,但是彼得还要重新去回顾亚伯拉罕之约。这就说明亚伯拉罕之约、大卫之约、摩西之约,都是与新约一脉相承的。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的后裔得福,你的后裔是谁?亚伯拉罕的后裔是谁?就是耶稣基督。神既兴起他的仆人,神既兴起他的儿子,就先差他到你们这里。为什么先要差他到你们这里?为什么福音先要传讲给你们听?因为你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所以这句话就一语双关了,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的后裔得福,这个“你的后裔”单数就是指耶稣基督,而地上的万族也同样都要因亚伯拉罕的后裔而得福。因为福音要从他们那里传到地极。就先差他到你们那里赐福给你们,叫你们个人回转离开罪恶。二十三节到最后,叫你们个人回转离开罪恶。什么叫做罪得以涂抹,什么叫做离开罪恶?差别在哪里?罪得涂抹,就是基督的义要披戴在你的身上,就是上帝在基督里面要看你为义。但什么叫做离开罪恶?在《磐石之上》这本书里面反复强调一个重要的概念,在以弗所书的灵修中也反复强调,即罪不再做我们的王。罪已经失去在我们身上的主权了。因为生命之主让我们在基督里,叫各人回转离开罪恶。总结来说,彼得想要告诉给他们什么?这一位基督、这一位上帝的儿子、这一位生命之主、他死里复活,然后他还要再来。因着他的死里复活,我们的罪被涂抹了。但是因着他的救赎大功,我们已经不再归属于罪了。我们不再是罪的奴仆了,而我们如今成为基督的奴仆。他要再来,等到他再来的时候,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要么是基督的奴仆,要么是抵挡他的人。而凡是抵挡他的人,凡是不听从他的人,都要从民中被全然灭绝。

这段经文,彼得的这篇讲道跟你现在所处的环境,跟你现在所处的处境有什么关联?你们都知道上海发生的那些人道主义的灾难,你们也都知道现在全国的一线城市,高速公路都封掉。接下来,就是一个个的封城。武汉所发生的事情,西安所发生的事情,现在发生在上海,然后上海所发生的事将来会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未来的环境是非常险恶的。那么这些道是要怎样应用在我们的身上呢?我们今天作为上帝的儿女,我们作为基督所释放的人,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在这个世界当中行呢?我在以前讲过八个字,基督徒在这个世代,八个字:第一,求真;第二,溯源;第三,悔改;第四,得胜。求真、溯源、悔改、得胜。你要去了解真相,你不能够稀里糊涂。不能够说,随便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我们这里一切岁月静好,只要这个事情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这个事情就是跟我没有关系的。或者说,我是基督徒,我已经有了金刚不坏之身了,神已经保守我刀枪不入了,我只要躲在教堂里面,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你要去了解真相,你要去寻求原因。你要去寻求这些事情政治的原因、经济的原因、更加要寻求这件事情属灵的原因。但是我在这里要跟大家讲的是,你要悔改什么呢?我们各人要回转,离开罪恶。因为当我们被罪所辖制的时候,你也会像这个世界上,现在把全国人民笼罩在白色恐怖当中的那些当权者一样。如果我们手中拥有权利。你也会这样做。作为基督徒,在这样一个末后的时代,你要求真、溯源。这是我们的权利,这是我们人应尽的本分。作为神的儿女,我们要悔改、得胜。要悔改什么呢?当你看到恶人在当道的时候,当你看到恶人在使用手中的权利去任意的蹂躏别人,把别人当成猪狗不如去对待,去凌辱的时候,你心里面一定要明白,你如今是因为上帝的恩典,让你回转离开罪恶。若不是上帝的恩典,若不是基督,圣灵的工作在你身上。我们穿着这些白大衣,我们手中拿着权柄,也一样是去害人。罪人不可能使用手中的金钱,使用手中的权利去爱人,这是不可能的。圣经讲的非常清楚。他只可能为自己服务,他不可能为别人服务。“为人民服务”,这是最大的谎言。包括西方的文明世界,想要先去基督教化,然后再去推行所谓的民主、平等、自由,建立一个最公平正义的世界,这是乌托邦,这是一个最大的谎言。这样的谎言已经让无数的人头落地了,已经让血流成河了。没有一个人, 可以不在耶稣基督里面,使用神所赐给我们的资源,去做对别人有利的事情。没有的。在“日光之下”会员节目的专题,我本来想跟大家讲一些美国现在堕落的一种实质性的情况,已经到怎么触目惊心的时候。但是我后来想一想,还是要先讲中国,一定要明白现在中国的这些乱象的根源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人是不可能使用手中的权利,使用手中的财富,去做对别人有利的事情?所以若我们没有离开罪恶,我们也不可能真正的去爱人,不可能。这是第一。

  • 若我们没有离开罪恶,我们也一样惧怕世人,胜过敬畏上帝。我们一定惧怕世人,惧怕那种手中有刀剑,有权柄有皮鞭的。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要我跪,我就跪。这是我们要非常清楚的认识到的,这就是罪人的本性。罪人的本性就是要奴役别人,一有机会就要奴役别人。另一方面心甘情愿的做人家的奴隶。这个世界的罪,如果任由其发展的话,这两个方面的合力就是让人自相残杀,然后一起毁灭。这是一个基督徒要知道的最基本的真相。哪怕你已经是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了,你心里面也还不能够完全把这些东西拿走。为什么你的婚姻关系会有问题?为什么你的亲子关系会有问题?为什么你在教会当中的服侍会有问题?因为你总是想要用你手中的权力,上帝给你的恩赐,为你自己得荣耀,为你自己得好处,因为这是罪在你身上的一种权势。虽然罪已经无法做你的王,但是罪在你身上仍然有影响力。你生活在这样的一种威权的统治下,你心里面也仍然会害怕。哪怕你已经是一个基督徒,你心里面也仍然会害怕,这些恐惧仍然会让你无法遵守上帝的命令去行。所以,要悔改。但是,现在整体的教会非但不悔改,而且还为这些事情涂脂抹粉,把它披戴上敬虔的外衣。我为什么不跟他们起争论?我为什么不去反抗?因为我是基督徒、因为我要顺服在上掌权的人、因为我要爱人如己、因为我要为仇敌祷告、因为我要去专注于福音的工作、因为我要专注于向我的老我去征战。所以,在一个乱世当中,它就像个照妖镜一样,它首先照出的是那些愚民,那些外邦人心灵的黑暗,他眼睛的瞎,耳朵的聋。其次是要照出上帝的儿女的那种虚伪,假冒伪善。这个是第二个我们要悔改的地方。

最后得胜是什么?耶稣基督,他是上帝的儿子,他是生命的主宰。而且他将来还要再来,凡不听从他的,必从民中全然剪除。那么他什么时候来啊?圣经当中很多人问,主啊,你什么时候来?我觉得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一个答案不是在新约,而是在旧约。就是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要等到亚摩力人罪孽满盈的时候,你们才能从埃及地出来。上帝的手是仍伸不缩的,上帝是公义的,他就会让罪人自相残杀,这是罪的自然的结果。直到罪孽满盈的时候,我们这位生命的主宰、耶稣基督、万王之王,他才会再来。所以,我们要有盼望,我们的得胜不是靠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得胜,而是基督他已经得胜了,他已经胜过了他的仇敌。很多人说,那我们是不是要拿起刀剑去暴动,去反抗。不是的,这不是我们得胜的方式,基督将在复临中得胜。而我们在地上得胜的方式,恰恰是因为我们可以活在真理当中,我们可以行出公义,行出圣灵所给予我们的爱。那个爱不是一味的退让,那个爱不是一味的宽容,爱是爱真理,爱是要行在公义之中。所以,当我们看到这个世界好像变得我们都不认识了一样。我要告诉大家,当这个世界变得你不认识之前,首先是神的百姓,变得上帝都不认识。当这个世界变得荒谬之前,首先是教会变得荒谬。你问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无论他是佛教徒,无论他是基督徒,无论他是回教徒。你问他,我走在路上,看到有人在杀人,我是不是喊才是好的,不喊不帮助别人是不好的,所有人都会告诉你是的,这才是行公义。但是,为什么当我们看到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全世界的当权者,用手中人民赋予他的权利,在行恶的时候,我们不发出声音。而我们说这是好的?这是顺服,这是应该的?而且还还给它披上各种属灵的外衣,这是何等的可悲!现在美国社会的堕落里面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整体的教会已经堕落到成怎样的程度!是你触目惊心的,是你完全无法理解的,所以才会产生现在这样的结果。我给你们举两个例子,告诉你们美国已经到怎样的一个国家了。美国新上任的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拜登所推选的这个黑人的女性的大法官。她竟然说,她无法定义自己是个女人。一个连自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的人,她能做法官判公正的判决吗?但是这样的人就坐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审判席上,要审判全体美国人,做最后的决策。再给大家讲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只是点点滴滴,但是说背后的原因,它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它不是一件事情突然出来的,而是在前面先把你信仰的根基拿走了。这种黑暗的势力,那些属魔鬼的黑暗的势力,撒旦的差役,比基督督更懂上帝。更明白什么是罪,什么是基督。他们属灵上的眼光比我们要清楚得多,所以他们知道要从哪里下手才是正确的。最近的第二件事情让我觉得触目惊心。在很多年以前,美国已经是堕胎合法了。在堕胎没有合法之前,美国那些传统的人都是认为不能够堕胎的。后来,最高法院判定堕胎可以合法了,只是在争论在多少周内可以堕胎。但是,最近加州出来一个法律,孩子在出生七天以前都可以把它杀掉。这个孩子已经出生了,只要是出生在七天以前,妈妈都有权利把他杀掉,这不是杀人是什么?而这个要成为法律。这个世界已经完全变得你不认识了,为什么会这样子,就是罪,罪恶满盈。这杯上帝愤怒的酒,不断的往上升,不断的往上升。因为上帝的恩典已经被拿走,所以主流的教会早就已经失去声音了,不仅是中国的教会,国外的教会一样,一样失去声音。加拿大有那么多的教会,但是在自由卡车运动当中,至少我没有看到,有哪个教会以整体教会的名义去支持这些加拿大卡车司机的。而现在这些加拿大的卡车司机,他们使用宪法所赋予他们的权利,去正当的示威的时候。现在小土豆却违宪地沿用紧急状态法,去封掉每一个参与这个运动的卡车司机的银行账户,把你的钱全部封冻,把你的卡车拖走,让你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而且还要追究在这场卡车运动当中,凡是给他们捐钱的每一个人,你给他捐了二十块钱,你都有可能银行账户被封掉。这就是发生在加拿大,发生在最民主的国家的事情。这在西方整个文明体系当中,保守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精神当中,是完全不能够想象的,但现在这个事情就要成为事实。因为什么?因为整个教会都已经完全失声了。加拿大现在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有哪个教会为这些卡车司机们去发声?当这些卡车司机,他们为整个加拿大受迫害的人——为疫苗报警的人发声的时候,现在没有人为他们来发声。他们的卡车没有了,他们的银行账户没有了,他们怎么样去活?他们被当成恐怖分子对待。我讲这些事,是想要告诉给大家:不要奢望教会整体会复兴,我只是相信,神仍然在这个一个弯曲悖谬的世代当中,为祂自己保守七千个不像巴力屈膝的,祂自己的儿女。让我们可以在这样一个世代当中,行在祂所要我们行的道路之上。今天就讲到这里,我相信你们在读圣经的时候,要将圣经的话语应用在你现在的处境上。这样神的话才能成为你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我们低头祷告:父神,我们要向你俯伏敬拜。因为,你是生命的主宰、你是救赎我们的主宰、你是创造我们的主、也是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主。主,我们知道公义在你那里,慈爱在你那里。但是,主你既然在涂抹我们的罪孽,让我们离开罪恶,归向你。就让你的生命在我们身上流淌出来,洁净我们,直到我们见主你的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