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特意从三十六节开始读,因为上次讲过三十六节是彼得在使徒行传第二章这一天证道经文的信息的核心。“故此,以色列全家……”你们这些被称为耶和华百姓的人;你们这些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你们这些与神立约的百姓,你们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一件事情,就是“神是实实在在的”。我们所传讲所见证的是又真又活的耶稣。这位耶稣,祂是基督,是救主,是君王。而这位拿撒勒人耶稣是曾经被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所以在这样的一个信息当中,它当然包含着耶稣的死里复活,因为如果基督不能救自己,怎么能救我们呢?所以如果这位君王不能胜过死亡的权柄,他怎么能够成为天国的君王,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呢?

“众人听见这话,就觉得扎心。”基督徒的话语当中常常会说“听了这个信息我觉得很扎心。”但我们用这个词的时候,其实把它的意义是开始扩大了。好像就是觉得我听了之后很受启发,我有很深的感受,或者说让我更加地知罪,或者说让我有更多的领受,我们都会用“这样很扎心”。但是在这里“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这里的“扎心”是指什么?你要知道这里的众人就是定死耶稣的众人,所以他们心里面的扎心一定是因着他们的眼睛被打开来了。他们终于知道他们齐心合力,同心要钉死、要杀死的这位拿撒勒人耶稣竟然就是他们盼望已久的神在旧约所要应许下来的上帝的儿子、天国的君王救主弥赛亚,所以他们觉得扎心,这个扎心是一种悔改,是一种眼睛打开之后的认罪。

“他们就对彼得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当他们说“我们当怎样行”的时候,当他们说这个话的时候潜台词是:我们已经做了如此大的错事了,我们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了。那我们这个罪能够被赦免吗?我们这些罪人杀死的不是邻舍、不是仇敌,我们杀死的是神的儿子。那我们这些罪人的罪该当怎么办?我们该当怎样行呢?他们认识到他们是这样的一个犯罪团伙。这样一个群体当中的一部分,没有一个人可以例外。他们说“我们当怎样行”,不是彼此争吵说:你看都怪你,那天就是你叫“钉死他”叫的最响。那天我本来不想钉死耶稣的,我是被你们逼的!没有人这样子,而是说:“我们该当怎样行?”。“我们”是一个群体,如同一人一样,我们本来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但是如今却钉死神要赐下的君王。

所以你们在读这个经文的时候,要把三十七节跟四十节把它并在一起读。当众人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的时候,四十节彼得说什么?他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时代”。“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时代”中“弯曲”是指什么意思?弯曲的反义词是正直,正直就是人走在当行的道上,人所当行的道就是耶和华的命令,这是人所被造的目的。但是“这个世上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每个人从亚当夏娃开始就行在弯曲悖谬道上,所以这个世代是弯曲的。你们这些以色列的百姓,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孙跟世人一样。你们都行在弯曲悖谬的世代当中。所以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怎么脱离?是不同流合污吗?在中国文化的道德主义当中,我要像一朵白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我是个君子。是不是可以做到这样呢?还是我是个宗教徒,我要隐修,我要出世,我要刻苦己心,鞭挞我的肉身……这样我就能够脱离这弯曲的世代吗?在这个世界上面,各种的宗教,各种的哲学家、思想家,他们可能都能或多或少的看到这个时代的荒谬,这个时代的罪恶。比如释迦牟尼他也看到这个时代很多的不幸、很多的苦难,但是他们都好像是去帮助这样的一个时代,他们都把自己放在一个义的位置上,都把自己放在是一个光明的位置上,想要去光照黑暗,想要去救国救难,但他们忘记了自己就在这个弯曲的世代当中,自己就是那个罪人,自己是这个罪恶的世界的一部分。我们要救的是自己,不是救别人。我们需要将自己救离、脱离这弯曲的世代。那么怎么脱离这弯曲的时代,宗教徒有宗教徒的方法,道德主义者有道德主义者的方法,浪子有浪子的方法,小儿子有小儿子的方法,大儿子有大儿子的方法。但是这些方法都是不能够让我们脱离这弯曲的时代,只能让我们在这个弯曲的道路上面越走越远,只能让我们掩面不看自己的罪,只能让我们无法对自己所身处的罪孽当中觉得绝望,只能让我们定睛在自己身上,将自己当成自己的救主,如同想要自己抓住自己头发,把自己提起来一样。我们能做到吗?不能做到。所以基督教信仰不是第四十节。你如果去看古今中外的这些哲学家、思想家,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天问:我们怎么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他们都各自有各自的答案。但是若他们不认识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不认识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他们的答案都同样是弯曲的。他们用一个弯曲的方法是不可能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的。他们用悖逆耶和华的方式,是不可能把自己归回上帝的家里面的。所以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是中间的38、39节,只有基督教信仰才能够给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正确的答案。因为这是上帝的启示,这是上帝的旨意,这是上帝从永恒当中就订立的救恩计划。

三十八、三十九节彼得说:“你们个人要悔改”(把“悔改”圈出来),“你们个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把“受洗”圈出来),“叫你们的罪得赦”(把“得赦”圈出来),“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把“圣灵”圈出来),看到这四个字的对应关系没有?“悔改”对应什么?“悔改对应得赦,受洗对应领受圣灵”。我们要悔改,才能得赦,悔改对应的是得赦。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所受的洗,我们要领受圣灵的洗才是重生。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是靠自己吗?不是,是靠基督的赦免。而基督不仅要赦免我们,他更加要赐给我们重生的生命,他要赐给我们圣灵,以至于让我们这样的一个罪人能够成为上帝的儿女,能够与基督联合。这就是基督的应许,这就是新约的应许。我们前面创世纪灵修的时候,讲到神跟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要赐给你后裔,赐给你地土,赐给你福分。这一切都要成就在新约的应许当中。什么才是真正的福分?在基督里面得赦免才是真正的福分。你要得怎样的地土呢?你要在上帝的国里。

然后第三十九节,三十九节常常被别人所误用。“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招来的。”那么我们能不能应用这句经文说:因着这句经文,这个应许是应许给我们和我们的儿女的,所以如今我们的孩子一出生,我就可以给他施婴儿洗。然后浸信会的基督徒可能会认为不能这样做,因为我们要受洗必须要信而受洗,一个婴孩还没有信他怎么能受洗?但是圣经讲的很清楚,这个约的应许,这个约的恩典是赐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的。我们不是因着我们产生了信心,从而交换了上帝的救恩,不是的。上帝的救恩是透过耶稣基督的恩典之约来赐给所有凡信靠他的百姓的。所以你可以将这句经文应用于支持婴儿洗,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是在这样一个恩约当中,如同神跟亚伯拉罕所立的约是与亚伯拉罕及其所有的后裔所立的约。所以亚伯拉罕的后代第八天要受割礼,这个割礼就是亚伯拉罕之约的记号。同样,今天我们的儿女他出生,我们给他所施的洗就是这一个恩约的记号。这当然是相通的,可以这样来应用的。但是我们不能够把这句经文用来证明“因着这样,所以我如果已经悔改、得赦、受洗、重生,那么我的儿女也一定会悔改、得赦、受洗、重生”。能够这样来应用吗?不可以,当然我们做父母的哪一个不希望我们的儿女成为上帝真正的儿女?哪一个不希望我们的儿女能够成为被耶稣基督所买赎回来赦免、得永生呢?当然希望,但是圣经从来没有这么说。你不能够说:这个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的,所以只要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的孩子就是基督徒。不是的,圣经从来没有这么说。为什么?很简单,就如同神跟亚伯拉罕立约。我们刚才讲神跟亚伯拉罕立约是与亚伯拉罕及他的后裔来立约的。所以这应许给亚伯拉罕的福分是赐给亚伯拉罕和亚伯拉罕的后裔的,但是亚伯拉的后裔都承受这个应许吗?凡是身上受割礼的,都承受了这个应许吗?没有,很明显没有。神拣选了以撒,拒绝了以实玛利。以实玛利没受过割礼吗?神拣选了雅各,弃绝了以扫,以扫难道没有受割礼吗?哪怕是以色列的后代,那些倒闭在旷野当中的,他们没有受割礼吗?他们在埃及地都已经受过割礼。我可以称他们是神的一个约民,但是他不是上帝真正所拣选的百姓。所以我们的孩子也是一样,他在婴儿的时候,受这样的一个洗礼,这是一个恩约在他身上的标志,但是他同样要靠他个人与上帝来建立这样的关系,他同样要悔改才能得赦,他同样要领受神所赐给他的圣灵的洗——若上帝恩待他(上帝要恩待谁就恩待谁,上帝要拣选谁就拣选谁)。基督教信仰与其他的宗教非常大的不同就是我们不是靠这种血缘关系来延续这样的恩典,不是靠这样的血缘关系来确定我们是上帝的百姓。伊斯兰教、犹太教都是靠血缘关系,但是唯独基督教不是的。上帝讲的很清楚,圣经当中这样的例子也多得不得了。所以我们要为我们的孩子切实的祷告,我们要从小教导他得救的真理,我们要带领他认识耶和华,并他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我们要让我们的孩子也确实的知道那位在十字架上受死的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

然后三十七节“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难道我们是靠行为来得救的吗?当然不是,我们得救当然不可能靠自己的行为。我们得救完全是出于上帝的恩典,本乎恩,也因着信。那哪里看到“本乎恩,因着信”?看到前面没有,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若不是上帝的工作,人会觉得扎心吗?若不是上帝的工作,这些刚刚钉死耶稣基督的人不会认罪。他们可能默默的走开,或者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辩驳,但他们不会觉得扎心的。他们之所以觉得扎心,之所以会为他们钉死耶稣基督这个行为来悔改,是因为他们认出这位耶稣是主是基督。所以今天这样的信心当然是上帝先赐给他的,然后上帝就会带领他们悔改,带领他们领受圣礼。看到“领受他话的人”,若不是上帝工作,没有人会领受彼得的话。这是神自己的工作,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当然,这里是指先受水洗。所以为为什么改革宗教会是认可滴水礼呢?滴水礼、浸礼都可以,因为洗礼并不在于水的多少。为什么呢?因为如果这个时候彼得给每个人都要行浸礼,那三千个人要行到猴年马月,所以这里一定是滴水礼。

“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这是什么?这就是新约教会的建立,新约教会的建立。旧约教会是什么时候建立的?旧约教会是在西乃山下建立的,翻到出埃及记十九章,一到六节。(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以后,满了三个月的那一天,就来到西奈的旷野。他们离了利非订,来到西奈的旷野,就在那里的山下安营。摩西到 神那里,耶和华从山上呼唤他说:“你要这样告诉雅各家,晓谕以色列人说:‘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我们创世纪灵修完就要讲出埃及记了。关于出埃及记你们要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上帝为什么要救以色列人出埃及?这是第一个问题。我常常听到很多弟兄姊妹说,为什么上帝要救以色列是因为以色列人呼求,以色列人呼求神啊!圣经说了:以色列人呼求神,耶和华听到了他们的呼求,可怜他们,所以要将他们救出埃及,是这样吗?不是这个原因。很简单,有两个原因,第一、神要守约,守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第二、神之所以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法老的权柄下将他们救出来就是为了要告诉给以色列人听,并且告诉给法老听,这一群人是我的百姓,这才是重点。以色列人是上帝的百姓,他们作为耶和华的百姓这样一群上帝的约民被神从埃及法老的权势下带出来,法老不是他们的王,耶和华才是他们的王,才是他们的神,所以带以色列人出来之后要带到西乃山下。在这时候他们作为一个群体,作为一个会众——教会这个词的原意就是一群会众——他们作为一群会众,谁的会众?耶和华的会众。谁的百姓?耶和华的百姓。他们站在西乃山下,要一起领受上帝的律法,要与神重新来立约。在出埃及记后面,二十四章第八节:摩西要将血洒在百姓的身上,然后将血的一半洒在坛上,一半洒在百姓的身上。说“你看这是立约的血,是耶和华按这一切话与你们立约的凭据。”他们要成为上帝的约民与神来立约。他们作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后裔这样的一个整体,成为上帝的百姓,成为上帝的约民,领受上帝的律法,成为祭司的国度、圣洁的国民。这就是旧约的教会。

旧约的教会理解了回过来看使徒行传第二章四十二节。新约的教会,“这三千人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那么旧约的教会与新约的教会差别在哪里?这是今天证道的关键。它们的差别在哪里?在使徒行传第二章四十二节,第一句“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他们遵守谁的教训?使徒的教训是谁的教训?使徒的教训就是基督的命令。那么旧约上帝的百姓遵守什么?摩西的律法,摩西的律法与基督的命令是不一样的。律法一点一画都不会改变,但是基督重申了律法,将律法的真意显明出来了。基督的命令是高于摩西的律法的,它虽然没有改变摩西的律法,但是它将摩西的律法真正的含义彰显出来了。所以它是比摩西的律法看上去更严格的,但是这才是摩西律法的真意。所以这一群新约的百姓,他们遵守的是基督的命令。彼此交接,什么叫彼此交接?交接就是交通连接。他们彼此交接的基础是什么?他们彼此在那里交通,交通不是交谈,他们在那里彼此交通连接的基础是什么?就如以弗所书所说的:同一位主,同一个灵,这是他们彼此交接的基础。那么旧约上帝的百姓,他们成为一个群体的基础是什么?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后裔的血统、血缘。再来看使徒行传第二章,他们在一起擘饼意味着什么?耶稣基督为什么要赐下圣餐礼?为什么要让他们擘饼?你领受圣餐意味着什么?纪念主吗?仅仅是纪念吗?领受圣餐意味着你在吃主的肉,喝主的血。主耶稣讲的很清楚,“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这是我的血,为你们所留的。”你们领受这个时候就是为了纪念你们就是在吃喝主的肉和主的血。约翰福音第六章吃喝主的肉和主的血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们一同在基督的生命里面,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就是我们一同在基督的里面,在基督的生命的里面。

最后“祈祷”,什么是祷告的核心?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祷告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是要跪着吗?是要禁食吗?是要祷告五分钟吗?不是不是,祷告最核心的就在圣灵里祷告。罗马书第八章:祷告最核心的就是你要在圣灵里祷告,你在圣灵的带领下,圣灵用说不出的叹息来为你在藉着耶稣、奉着耶稣基督向神祈求主的旨意成就。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来祷告?为什么你可以在圣灵里祷告?因为你受了圣灵的洗,圣灵内住在你的里面。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就是圣道擘饼就是圣餐,擘饼就是圣礼,彼此交接就是圣徒相逢,加上祷告——与神的连接——这四件事情就叫蒙恩之道。今天你为什么要来教会?你来教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读神的话语、领受圣道,就是要领受圣礼,就是要圣徒彼此相通,一同祷告、祈求,这就叫蒙恩之道。蒙受谁的恩?蒙受基督的恩。

所以新约教会与旧约教会的区别是:旧约教会上帝的百姓身上只有摩西所宰杀牲畜羔羊的血,但是在新约教会是指基督的身体。我们与上帝的关系已经完全的进一步了,进到真正的生命里面,进到生命的根基里面了。当摩西将这个立约的血洒在百姓身上的时候,意味着你们若不遵守上帝的命令去行,你们就要死。这是申命记里面讲的很清楚的,你们就要受这样的咒诅。这是因为他们与神的关系,他们是被神从拣选亚伯拉罕、拣选以撒、拣选雅各,一直到拣选上帝的百姓。这群人进埃及、出埃及是上帝的百姓,他们身上有割礼做记号,但是哪怕是这样的一种关系,神都要跟他说:你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必得活,悖逆我的命令都要死。但如今我们与上帝是什么关系?如今,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是受圣灵的洗。如今,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是吃耶稣基督的肉喝耶稣基督的血,与耶稣基督生命相连。如今,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是:我们在基督里面,基督在我们里面。我们要不要遵守神的命令去行?这时候神不会再说你若不遵守我的命令去去行,你就必死,你就必要下到地狱。因为我们已经与基督的生命相连了。我们出于这样一种感恩的心,出于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带领,我们就必定可以遵循他的命令去行。

然后你才能理解四十三节开始的经文:“信的人都在一处,凡物公用。”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为什么初代教会的弟兄姊妹要把财产变卖,凡物公用?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或者说这样做表明什么?在我们国家,共产主义不就是这样的吗?什么叫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的目标不就是凡物公用吗?中国人几千年来的梦想就是共产,就是凡物公用。为什么人想要实现这个目标所造成的结果是像地狱一样的结果?饿死几千万人。但是为什么上帝的儿女要凡物公用?为什么他们要变卖了田产家业,照个人所需用的分给个人呢?这不是仅仅为了表明彼此相爱。如果仅仅为了表明彼此相爱,仅仅为了表明富的要帮助穷的,多的要帮助少的,这还是共产主义理想。不是仅仅为了表明彼此相爱,而是为了表明我们已经是上帝的儿女。就如同保罗所说的“我看待一切为粪土”。这些事情、这些东西重要吗?重要。但是这些东西都只是在今世为我所用,这些东西都是主的。他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他的所有权都是主的。如今因着我的生命都已经是主的,所以我的存款,所以我的房子我一切都是主的。然后将这一切主的东西,都交给教会凡物公用,任凭主来使用。这是每个人信心的表达,就是来表达我已经将我的一切奉献给主了。

所以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那请问,你将这些钱财放在一起,那个使用的人一定会按照上帝的命令完全公正的、有慈爱的使用这些东西吗?会还是不会?不一定,当然不一定。你往下就会看到他们在使用的过程当中出问题了,发生怨言了。那些说希腊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了。因为在每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徒6:1-6)。所以才要拣选执事。当基督徒这样去做的时候,不是在于我一定要交给一个包青天去管,让这个公正的人完完全全的非常公正的来分配这些东西,然后我们才会把东西交给他,而是我把东西交给他。凡物公用是为了彰显我如今不再是这些东西的主人了,我只是它的管家,上帝才是这些东西的主人。是为了彰显这种所有权的转移。在中国的家庭教会历史上,曾经有一些家庭教会系统,他们也这样做,也凡物公用。但是是不是这样就表明他们过真正敬虔的基督徒的生活呢?不是。我刚才讲了,你可以不将你所有的财产变卖交给教会,但是你心里面有没有将这一切的所有权交给上帝?你也可以将这些东西变卖交给教会,就如同亚拿尼亚一样,但是他没有将所有权交给上帝,所以才要被上帝治死。实际上,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无论在你的教会,假如也实行凡物公用,还是你的教会,只是要求十一奉献。无论你是怎么样做的,只要你心里没有将你在世上所有的一切的所有权交给主,那主就不是你的主。若基督不是你的主,不是你生命完全的主宰,你就不是基督新约的百姓。旧约没有这个要求,旧约摩西只是要求上帝的百姓遵守摩西律法去行,从来都没有说上帝如今要完全掌控你的所有,你一切的行为、心思意念都要去遵循。只有到了新约,耶稣基督所提出的要求,耶稣基督的标准完全高过了摩西的律法。所以不仅你的行为都要按照这个律法去做,你连心思意念都要按照上帝的命令去行,你的一切,生命的所有都要交给他。

刚才大家明白了,我们在新约的教会,我们跟主的关系更加的亲近了,更加的联合了。如今基督在我们的里面、我们在基督的里面,我们是基督的身体,教会的属灵本质是基督的身体。但是你若没有将你所有的一切交给基督,基督怎么可能是你的元首,你是他的肢体呢?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基督徒的操练。基督徒为什么要不断的操练自己?因为这是很难的。你如果真正想要将你生命的主权交给上帝,将你的儿女交给上帝,将你的财产交给上帝,将你的未来交给上帝。你真正要去操练的时候,你才知道很难很难。所以耶稣才会在马太福音当中说“那些称呼我‘主啊,主啊’的我不都认识他”,嘴巴上称呼是很简单的,“感谢主!感谢主!”是很简单的。但你要明白他是不是真的是你的主。凡物公用,它只是一个外在行为,对里面那个生命主权转移的一个外在的表现。现在并不是说教会一定要求你凡物公用,你才是一个正确的基督的教会。不是的,而是一个正确的基督的教会,或者说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一定会将你生命的所有权交给耶稣基督。

最近我在一对一小羊中文导读的时候,在和三四个大概十三四岁、十四五岁的孩子在导读《我爱吕西安》这本书。我问他们一个问题(里面的主角叫安妮特)。安妮特犯了罪,她的良心就非常的不安。里面就有一个主题,安妮特做一个梦,她觉得耶稣基督在外面她敲的心门,但是她没有打开门让耶稣基督进来。在这本小说当中,着重描绘了安妮特如何打开心门,让耶稣基督进来。然后我就问了这些孩子一个问题,我问他们:什么叫做耶稣基督进到你的心门里面?大部分的孩子可以回答的出来:耶稣基督进到我心门里面,他要掌管我,他要做我生命的救主,他要做我生命的主宰。但是下面这个问题很关键。当我问孩子们,为什么耶稣基督一定要做你生命的主宰的时候,大部分的孩子答不出来。我们的信仰里面缺了一环,我们只知道耶稣是我的救主,然后呢?我们知道耶稣是我的主,但是这两件事情呢为什么马上画等号了呢?为什么耶稣基督是我的救主,他就一定要是我生命完全的主宰呢?这个关键点没有找到,是因为对圣经不熟悉。圣经里面这个概念是从旧约就开始的,神是怎么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神是怎么带领出来的?第十灾是什么灾?要击杀长子,以色列人也要被击杀的。以色列人不是他们是义人就不被击杀。以色列人之所以可以逃避击杀长子这样一个灾难,是因为他们涂了羔羊的宝血,羔羊的宝血涂在门楣上,以色列长子就不被击杀。所以当他们一出来之后,神在民数记就跟他们说,如今你们的长子就怎么样?就属于我了,因我用羔羊的宝血拯救你们。

神用羔羊的血将以色列的长子救赎出来,所以以色列长子就归给神,完全的归给神,所以色列的长子就归给神。为什么以色列的长子就归给神?因为以色列长子是完全基于上帝的恩典和怜悯,基于羔羊的宝血才买赎回来的。我掏了钱买了这个东西,这东西就归给我了。这东西的所有权就是我的。所以神在民数记里要对以色列百姓说,你们要用什么将以色列长子从我这里赎回去?因为以色列长子属于我了,你们要怎样将以色列长子赎回去?你们要将利未人给我。所以民数记要数点人数,利未人要全部数出来,然后跟你的长子要匹配。利未人还少了一些人所以要付赎价。所以利未人就归给上帝,利未人就代表以色列长子归给上帝。所以如今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救主,我们得救完全是因着耶稣基督的恩典。若我们的得救,完全是出于他的恩典,没有一丝一毫出于我们自己。那同样,我们的主权也将完全归给耶稣基督,这是理所当然的。这就如罗马书十二章一节所说的,“我们将自己身体献为活祭,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把我们买过去了,我们是属于他的,这一点是极其极其重要的。

我问你们,那一天门徒添了三千人,这三千人是不是都是真基督徒?当然不一定。可能那个亚拿尼亚就是在这个三千人里面的,这个三千人当然是麦子和稗子共存的。从教会开始建立,就是里面麦子和稗子开始共存的。一个有形的教会,它永远是不可能完全的。无论是谁建立的教会,谁传讲的福音。他们受了水洗,不一定受圣灵的洗。所以一间有形的教会当然是不完全的。但是记住,一间真的教会完全不取决于这里面有多少比例的真门徒。一件真正的教会完全不取决于这里面是不是一定要超过百分之五十是麦子,不是的。一间真正的教会只取决于这个教会的整体是不是认耶稣基督为他的主宰。以前讲过,一间真教会的三个标志:圣道、圣礼、圣记。但是这些标志的后面的属灵的核心就是这个教会必须要归耶稣基督为主,必须要尊耶稣基督为主。这是整个基督教信仰的关键,就如同一个真基督徒,他真基督徒的标志就是他必须将生命完全的主权交给上帝,交给耶稣基督。同样,一间教会,作为一个上帝百姓的整体。作为一个真教会的标志,就是必须耶稣基督在这里做宝座、掌王权。它只能有一位主,这就是我为什么屡次三番的跟你们说,无论你们所在的三自教会你们的牧师多么有爱心,你们的教堂多么辉煌,那不是真教会。因为那里不是唯独耶稣基督是主,光这一点那就不是真教会。无论他传讲的是什么样的信息。他已经正大光明的向整个社会说,我这里是国家的教会,那就不是基督教,我们只能说它是一个宗教场所。是什么教?不是基督教就是异教。那么所有家庭教会就都是真教会吗?当然不是。我刚才讲了真教会的标志只有一个,就如同真基督徒的标志只有一个:你的生命的主权是不是交给上帝的。同样这个教会的真教会的标志也只有一个:谁在这个教会里面做主,是那个牧师吗?是那个长老吗?是那个同工吗?不是。一定要是耶稣基督在这里做主。而且我可以很肯定的跟你们讲,我在分享这个时事的时候,我很多次跟大家讲,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之所以恶人猖獗,就是这个世代的教会已经整体上失声了。整体上失去了身份,整体上失去了声音。当然肯定有真的教会,肯定有敬虔的基督徒,但是整体上失去了这个位份。就如同以色列人进了迦南之后,他们整体上败坏了,所以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神一次次差遣他们去警告以色列人。但是并不表明他们中间没有神所保守的未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个,但是整体上他们已经不是上帝的百姓了。你们在读到旧约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当以色列人被整个在迦南地被上帝击打,被上帝审判,被上帝连根拔起,驱逐出去,抛到万国万民当中去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个没有向发力屈膝的七千个上帝的真的百姓在哪里呢?有没有七千个上帝的真百姓?有。那这七千个人是不是一同遭难了呢?是一同遭受刀剑、饥荒、瘟疫了呢?还是上帝特别给他们一个金钟罩,铁布衫呢?肯定他们在这个群体当中一样经历了饥荒,一样被掳了,但是上帝保守这个这七千个人是自己的真百姓。而以色列百姓作为一个整体,已经失去了位份,所以要一同被拔出去扔掉,如今的教会也是一样。无论是美国的教会、中国的教会都一样整体性的失声了。不明白什么叫做行公义、好怜悯,不明白什么叫做“耶稣基督是我生命的主”。所以恶人才会当道;所以真理才没有被真正的宣扬出来;所以基督徒才没有在这样的一种征战当中得胜、得自由。

四十六节,“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横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掰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我们原来不信主的时候是为什么而吃饭?为了活下去吃饭;为了健康吃饭;为了口腹之欲吃饭。我们中国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无非就是满足一下嘴巴的需要。在世人看来,吃饭本身就是目的,但是在这些上帝的儿女们看来,吃饭不是目的。他们超越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命的价值,超越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命的需要了。吃饭本身不是目的了,而是或吃或喝都要荣耀神才是目的。神用饮食来养活我们是为了让我们活在这个世上赞美上帝,得众民的喜欢。基督教绝对不是一个出世的,跟别人不管不问的,只知道自己在教堂里面,教会里面念经、读经、灵修、祷告的这样一种宗教,不是的。你要得众民的喜欢你要行在他们中间你要将上帝的荣耀行在他们中间,你要在他们中间做基督的见证人。这就叫做“赞美神,得众民的喜欢”。这两件事情是平衡的。不要做星期天的基督徒,不要只在教会里面做一个基督徒,你也不可能仅仅在教会这个群体当中去做一个基督徒。很多人读到使徒行传这里的时候只读到前面“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他们脑海当中所画出来的画面就是弟兄姊妹在在教会里面何等彼此相爱,要一起擘饼同吃同睡。一同读经,何等开心。是吗?不是。这不是基督徒应有的生活。什么叫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基督的命令是叫我们这么去做的吗?基督的命令是叫我们爱神、爱人,不是叫我们爱神、爱弟兄姊妹。是叫我们爱神、爱人。这个“人”不仅仅包含教会里的弟兄和姊妹。

最后一句,“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神知道谁是得救的人。“主将得救的人”,所以主知道、主拣选、主呼召、主赦免、主自己亲自施洗。“主将得救的人天天的加给他”。上帝知道谁是他的百姓;上帝知道怎样让他们悔改归向自己;上帝知道怎样叫浪子回家,怎样叫大儿子悔改。只有上帝知道他在扩展他自己的教会,他在扩展他自己的国度,这就是新约的教会。如今你是否在这个新约的教会当中?你是否在基督的身体里面?耶稣基督是否是你生命的主宰?这三个问题你要问一下自己。若你认真的思考这三个问题,然后你愿意回应上帝,今天的信息对你来说才是有价值。感谢神! 今天我就分享到这里,先有个简短的祷告:父神,我们感谢赞美你,主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百姓,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教会。你如今落在地上来存留我们的生命,你就是为了让我们等候你的再来。就是为了让我们将你死里复活的能力在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当中彰显出来。你也必将带领你自己的百姓脱离这弯曲的世代,让世人知道我们是属于你的。特别在这样的一个悖谬的世代当中,在这样的人人彼此相争,人人彼此相害的世代当中久久赐给我们爱神爱人的心,阿门。

订阅我们